w节操君出走中w

动漫爱好者,冷cp爱好者

永恒的夏日

似鸟爱一郎最近总是做一个梦,那是个有关自己初遇凛前辈的梦,内容总是如同走马灯。
一连几天下来,似鸟爱一郎都快忘记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见到凛前辈的。
从鲛柄毕业后,似鸟爱一郎努力考取了和凛前辈同样的大学,毕业后也依然做着松冈凛的小跟班。
学生时代萌生的敬意随着时间开始褪色,现在的松冈凛和他的关系更像是朋友,相互依赖,相互帮助。
今天是凛前辈国外进修回公司的日子,细细算来似鸟爱一郎快有半年没有见过凛了,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。
出门前,似鸟爱一郎特意摆弄了自己的头发–很久未修剪的头发已经略略盖住了眼睛。
身着白色正装的松冈前辈依然帅气,只是身旁的女人显得格外碍眼。
“爱酱,这是总公司派下来的玥小姐,以后她会负责照顾你们小组的工作。” 似鸟爱一郎的看到松冈和那个女人对视了一眼,眼底尽是温柔。
心开始下沉,有钝痛的感觉。
松冈凛接下来说了什么似鸟爱一郎已经听不见了,恍惚间好像听到凛叫他今晚一起吃饭,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答应,浑浑噩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 半年前凛前辈送的薄荷因为属于照顾显得奄奄一息。
他记得当时松冈说自己的眼睛很漂亮,和薄荷新芽一样……
#
晚上似鸟爱一郎离开公司很早,当工作楼层不一样的凛来找他时,感觉非常的意外,以前的他是从来不会早退的。
松冈凛心里有些不太舒服,电话里的嘟嘟声让他更加烦躁。
似鸟爱一郎走进酒吧后,看到忙忙碌碌的男男女女扭来扭去有点难受,闭眼的瞬间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在泳池里向自己伸出手的凛,月牙般明亮的笑眼,依旧记忆犹新。
眼泪流下来的时候酒保吓了一大跳,似鸟爱一郎挥手示意不用管他,酒保在震惊中看着他喝了一杯又一杯。
打烊时,酒保犹豫了一下,还是打通了排在手机通讯录第一位的电话。
【喂,爱酱……】
#
昏沉沉的大脑在缓慢进行着工作,似鸟爱一郎感觉有人抱着自己。
身上好闻的柠檬味道混合着熟悉的味道,让似鸟爱一郎几乎都要以为是松冈凛了,可是眼前却像是被什么遮住了一样,什么都看不清。
似鸟爱一郎往那个人怀里拱了拱,好温暖啊,温暖地有点想要流泪。
“我那么喜欢的前辈……居然和一个认识不到半年的女人……我暗恋了前辈七年……可是前辈一直把我当做朋友……我能怎么办……我,我真的好喜欢前辈啊……”
抱着自己的男人忽然顿住了脚步,拨开那过长的刘海挡住的不断流泪的眼睛,烙下深深一吻。
“笨蛋,我跟那个女人什么关系都没有……”
“笨蛋,都七年了,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”
“笨蛋,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……”
在似鸟爱一郎瞪大的眼睛注视下,松冈凛狠狠吻上那湿漉漉的嘴唇。